深圳刑事律师
法官逻辑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13424173885

联 系 人:王勇律师
深圳知名刑事律师,深圳刑事辩护律师首席律师
执业证号:14403201410053991
办公地址:深圳市宝安区宝安法院对面深鹏所三楼
微信号:13424173885

一审法官逻辑
(第一份判决)经审理查明,20141015日至18日期间,被告人李丽在明知现有通讯市场不景气导致自己没有履行大额合同能力的情况下,利用其在手机市场多年业务来往的熟悉度骗取对方信任,以先拿货后付款或者先支付部分货款方式,从深圳市福田区远望数码城的被害人张某等14人处骗取了价值人民币1203165元的各种型号手机,后通过快递公司将上述骗取的货物发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其亲属所在地存放。20141019日,被告人李丽关掉手机并乘坐其提前预订的航班逃匿。

20141120日,被告人李丽被民警抓获归案,并扣押现金人民币10800元。

20141126日,被告人李丽的家属代其退还价值人民币320010元的涉案手机给部分被害人;2014129日被告人李丽的家属退赃人民币90000元。后被告人李丽通过其家属陆续将被害人的损失全部赔偿完毕,共计赔偿款项人民币1052205元,并取得全部被害人的书面谅解。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的如下证据证实:1.书证:被告人李丽的身份资料,抓获经过,扣押物品清单等;2.证人证言:证人李某、王某的证言;3.被害人陈述:被害人张某、詹某甲、庄某等的陈述;4.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被告人李丽的供述与辩解;5.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现场照片,辨认笔录,搜查笔录等。以上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丽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受对方当事人货物后逃匿,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应依法予以惩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诈骗金额的认定,根据被害人的报案材料及相关送货单据等统计,被告人李丽至案发时所欠货款共计人民币1377355元,但根据被害人詹某乙、易某、查某等三名被害人的陈述,其中有人民币9750元、人民币158850元、人民币5140元的货款系案发前业务往来时所欠,鉴于被告人李丽确曾正常经营相关手机销售业务,后因市场不景气才萌生骗取手机想法,因此对上述在犯罪实施前已形成的手机欠款,无法认定被告人李丽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宜认定为诈骗金额,应依法予以扣除,故本案的诈骗金额应认定为人民币1203615元。被告人李丽及其辩护人关于涉案金额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李丽在案发后通过家属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全部赔偿完毕,且取得所有被害人的谅解,量刑时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丽归案后基本能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从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酌情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丽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1120日起至20181119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二、暂扣款人民币100800元,扣除罚金人民币20000元后,余款人民币80800元退还被告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二审法官逻辑

(第一份判决)本院经审理查明:20096月份,上诉人黄某华的哥哥黄新国(已判决)用一名叫刘志香的女子的身份信息在香港注册了某鑫物流(香港)有限公司,并化名为王鹏在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某商务大厦办公。

20118月下旬,受害单位某泽国际物流(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泽公司)的老板王某良通过朋友计洪超认识案犯黄新国,黄新国自称其公司某鑫物流(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鑫公司)有进出口货物的资质。因某泽公司有184TDK电容需要从香港进口到深圳,但公司没有进口货物的资质,遂委托某鑫公司将货物从香港运到深圳。20111011日,王某良以某泽公司名义在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某大酒店与案犯黄新国签署《货运代理进口运输协议》,由某鑫公司负责184TDK电容货物清关和运输。20111012日,根据黄新国的指示,黄某华持某鑫公司公章及黄新国给予的手机(号码为00852-65276451)在香港联系了某泽公司的送货人卓某明,黄某华在货物接收单据上盖章并根据黄新国的指示签署收货人吴林之名,在香港光明码头接收了某泽公司的货物184TDK电容。过了四五天后,某泽公司还未收到货物,王某良拨打黄新国手机关机,拨打黄某华在香港接货时持有的手机(00852-65276451)亦关机,遂前往某鑫公司所在地深圳宝安区福永某商务大厦查看,发现已人去楼空。王某良经多方打探,确定王鹏实为黄新国,吴林实为黄某华,后于2012921日向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局报警。黄新国于2013326日被抓获,黄某华于201387日被抓获。经鉴定,涉案货物价值人民币694902元。

据以认定的证据有:

1、被害人某泽公司老板王某良陈述:20119月份我们公司某泽国际物流(香港)有限公司从苏州TDK电子有限公司购买了184TDK电容,我们公司已经将货款109275.8元美元打给对方公司。因为苏州工厂生产这些电容是先到香港,我们公司想将这些货物带回深圳销售,但由于我们公司刚成立还没有能力将这些货带回深圳,我们公司就通过朋友介绍认识自称是某鑫香港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王鹏(经辨认照片确认系黄新国)。后来我们于20111011日在罗湖区深南东路某大酒店我公司的办公室签署货运代理进口运输协议,委托他们将这批电容运输到深圳,之后王鹏通知我公司第二天早上将货物送到香港新界葵涌昂运路16号昂船州公共货物卸货区,并告知香港联系人吴林手机号码00852652764511012日上午,我公司安排司机卓某明将该批货物184件送到王鹏指定地点,并联系吴林,吴林清点货物后签收了全部货物,当时约定四、五天后就会将货物运到深圳交给我公司,但过了五天以后货物还没到深圳,我们就与王鹏和吴林电话联系,但他们的电话已经关机了,公司电话也无人接听,我们立即赶到某鑫香港物流有限公司福永公司,但该地址已经空置了,没有人办公,我们这时发现被骗了。

2、被告人黄某华供述:20111012日,我哥哥黄新国叫我送印章到香港帮他收取一笔184TDK电容,让我用吴林的名字去签收这批货。我就从深圳坐地铁到香港新界,我到了葵涌码头附近,联系到香港送货的司机,香港司机叫我签收一批184TDK电容,我就用吴林名义签收了这批货,香港司机把货卸下给我。后来我根据黄新国指示将这批货交给一辆开面包车的司机将货运走了。

3、黄新国陈述:黄新国在罗湖法院庭审时表示认罪,但又称是他人将货拉走没有给其。称黄某华是其安排去香港收货的,黄某华与此事无关,其让黄某华收到货后将货物交给一个叫邝哥的人了。

4、计洪超证言:证实其在2009年认识了王鹏(经辨认照片确认系黄新国),王鹏是某鑫公司的经理,搞物流的,在宝安区福永某大厦办公。20118月下旬,我和王某良吃饭时听他说要将一批货从香港运进深圳,我就将王鹏介绍给王某良,后来他们就自己洽谈业务,我没有参与。1015日听王某良说王鹏拿了他的货后没有送到,手机停机了,王鹏也逃了。我和王某良一起到东莞虎门王鹏的另一个办公地点找他,没有找到,第二天该办公地点也没有人办公了。

5、卓某明证言:20111012日,我根据某泽公司王某良的指示到观塘宏图道嘉士亚洲大厦取了184件电容器,王某良让我前往昂船洲卸货区交给一个叫吴林的男子,该男子电话为65276451。当日上午11时,我收到吴林电话称在卸货区的光明码头等,我找到吴林后又致电给公司询问是否将货物交给此人,公司的何小姐称老板指示将货物交给吴先生,我就将货物交给了吴林,他签收了。全程只见吴林一人。卓某明在进行照片辨认时,表示因时间太久已无法辨认吴林是谁。

6、货运代理进口运输协议:证实某泽公司和某鑫公司签订货运进口代理协议,由某鑫公司在四天内将184件电容(价值109275.8美元)运到某泽公司指定的地点。

7、某鑫公司登记资料:系香港公司,注册时间为2009年,注册人为刘志香,注册金为5000港币。

8、以吴林名字签收的收货单,经王某良辨认确认。

9、装箱单、发货单、付款凭证:证实某泽公司的184箱电容的来源、购买价值等。

11、黄某华的出入境记录:证实其20111012日从深圳出境到香港,1014日从香港回深圳。在案发前后较长时间内,黄某华有频繁出入香港、澳门的记录。

12、鉴定意见:证实涉案货物价值人民币694902元。

本院另查明,罪犯黄新国已于201463日被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黄新国未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该案现已生效。有(2014)深罗法刑二初字第45号判决书为证。

关于上诉人黄某华是否明知黄新国实行诈骗犯罪而予以帮助这一争议焦点,本院分析裁断如下:

黄某华在本案中的行为是接受黄新国的委托,持某鑫公司的公章前往香港签收涉案货物并署假名吴林,之后再将货物交给另一不知名人士。黄某华归案后一直稳定供称其之所以前往香港签收货物并署名吴林以及将货物交给他人,均是按照黄新国指示所为,事前并不知道黄新国具有诈骗故意。黄新国的供述亦从未指证黄某华对此知情,黄新国在庭审时供称这个案件与我弟弟无关,是我操作的,叫他去的。因此,证实黄某华具有诈骗故意的主观证据存在缺失。

从本案的其他情况来看,某鑫公司并非黄某华注册、经营,黄某华没有参与和受害人谈判、签合同,本案的被害人和除卓某明之外的其他证人甚至都没有见过黄某华,均无法佐证黄某华的犯罪故意。

黄某华辩称其之所以前往香港收货是因为碍于兄弟情面,之所以签署吴林是因为黄新国称其公司的收货人叫吴林,其并没有关机逃匿,而是从香港回来后就将黄新国给予的收货电话还给黄新国后回珠海经商去了。在没有相反证据之前,该辩解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侦查机关对黄某华的财产状况进行了调查,其房产、车辆或是案发前就已购置,或是案发后一年乃至一年半之后方才购置,亦无法证实与诈骗所得有关。

综上,本院认为,证实黄某华具有诈骗故意的证据缺乏,不能认定其有罪。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黄某华犯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排除黄某华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黄新国利用实施犯罪的可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4)深罗法刑二初字第130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某华无罪。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QQ客服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