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刑事律师
法官逻辑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13424173885

联 系 人:王勇律师
深圳知名刑事律师,深圳刑事辩护律师首席律师
执业证号:14403201410053991
办公地址:深圳市宝安区宝安法院对面深鹏所三楼
微信号:13424173885

一审法官逻辑

(第一份判决)本院认为,被告人王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其明知自己没有还款能力,仍使用信用卡进行恶意透支,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信用卡诈骗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辩护人提出请求对被告人王龙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王龙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且因部分集资金额的数据确系被告人王龙通过虚构的方式做出的,并非其实际犯罪数额,在量刑时可予考虑,故对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龙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621日起至2031620日止,罚金应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违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退赔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二审法官逻辑

(第一份判决)原判认定,蒋洪伟(另案处理)等人于200212月至200810月期间,在广州市先后注册成立广东绿色世界健康产业连锁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绿色世界公司)、某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东邦家公司)、某广东兆晋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兆晋公司),并以上述公司的汽车租赁、某保健品和有机食品销售等业务为掩护,在未取得政府有关部门融资行政许可的情况下,采用推销会员制消费、某区域合作及人民币资金借款等方法,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包括:1、某绿色世纪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以购买会员消费卡后,每季度可获得相当于投资本金的16%至30%的固定回报,合同期满可收回本金的条件,与被害人张某乙等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分别签定《会员制消费合同》、某《兼职租赁顾问聘用合同》等各类合同,由上述被害人以80040万元不等的价格购买水晶卡、某白金卡、某VIP卡、某九星连珠等会员卡,藉此吸引上述被害人进行投资。2、某广东邦家公司以出资建立并运营邦家租赁体验店,进行区域合作,或者被害人出资购买汽车,可以获得相当于投资本金的25%至47.5%的投资回报,保证在一定期限返还本金为条件,与被害人谭某、某雷某等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分别签定《区域合作合同》、某《汽车买卖合同》,藉此吸引上述被害人进行投资。3、某兆晋公司以年利率为30%的条件,与被害人叶某等不特定的社会公众签订《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藉此吸引上述被害人进行投资。蒋洪伟指挥被告人王民权、某张某甲以及其他同案人分别以绿色世纪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某兆晋公司的名义,通过上述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活动。经司法会计鉴定,绿色世纪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某兆晋公司在200212月至20125月期间非法集资金额为9953044200元,受害的社会公众人数23万余人次。

王民权于200311月至20115月期间,在绿色世纪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的广州市大沙头分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全国市场管理中心先后担任保健医师、某主管、某经理、某营运总监等职务,曾负责广东邦家公司的全国市场管理中心及相关工作。在任职期间,王民权非法获取业绩提成超过400万元。张某甲于200312月至20122月期间,在绿色世纪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的广州市天河分店、某海珠分公司先后担任业务员、某主管、某经理、某执行总监等职务,曾负责海珠分公司的运作管理。在任职期间,张某甲非法获取业绩提成50万元。2012628日,张某甲经传唤主动到公安机关交代其犯罪事实。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书证、某证人证言、某被告人供述、某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王民权、某张某甲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王民权、某张某甲均是起次要作用的从犯,依法从轻处罚。张某甲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张某甲退出部分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王民权、某张某甲均当庭认罪,依法可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等规定,作出判决:

一、某被告人王民权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二、某被告人张某甲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三、某扣押被告人张某甲退出的违法所得二万元按比例返还给各被害人。

四、某追缴被告人王民权、某张某甲的违法所得400万元、某48万元按比例返还给各被害人。

关于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原审被告人王民权、某张某甲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综合评析如下:

1、某关于本案的定罪问题。原审被告人王民权伙同蒋洪伟等人大肆非法向公众募集资金,现有证据足以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表现在:非法募集资金不用于经营活动,不具备偿还能力。(2014)会鉴字第23号审计报告证实,蒋洪伟控制的邦家191家公司从20063月至20123月共亏损5亿多元。(2012)会鉴字第64号审计报告证实,20004月至20125月期间,蒋洪伟控制的邦家所有关联公司共非法吸收投资款为人民币99.5亿多元,许诺利息从16-47%不等,资金返还率高达68%。可见蒋洪伟控制的邦家191家公司在背负巨债且盈利能力极其有限的前提下,所募集投资款主要用于以新偿旧,不具备偿还能力。而2008年至2012年,涉案公司正常经营业务产生收入只为4.8亿元,与其将近上百亿的集资资金比较,明显不成比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应视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不顾后果。王民权伙同蒋洪伟等人于200311月至20123月间先后注册成立绿色世界公司、某广东邦家公司、某兆晋公司等公司,以上述公司正常业务为掩护,在未取得政府部门融资行政许可的情况下,虚构高额回报等事实,隐瞒真相,采用推销会员制消费、某区域合作及人民币资金借款等诈骗方法,在全国范围内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活动,用后面的集资款支付前面集资的高额利息,造成巨额集资款无法偿还。蒋洪伟等人明知这种情形难以为继仍长期实行,可见其不顾后果,不归还集资款的心态明显。随意处置集资款项。蒋洪伟对非法集资款项,除以拆东墙补西墙方式返还给被害人的部分外,其余均肆意分配,大量资金根据蒋洪伟的个人喜好,以现金方式奖励涉案被告人或支付高额的业绩提成或被蒋洪伟个人用于不能带来收益的其他用途。原审被告人王民权作为蒋洪伟实施非法集资活动的核心人物,参与了整个非法集资活动的密谋、某策划和系列具体运作,并得到巨额利益,其清楚邦家公司的运作模式及资金流向,亦应当清楚这种模式的必然后果。从其积极配合蒋洪伟的行为看,足以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综上,王民权伙同蒋洪伟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向公众募集巨额资金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决认为王民权没有收取投资款,其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其追究刑事责任不当。

至于原审被告人张某甲,其虽然被邦家公司委派到分公司担任总监,按王民权等人的要求积极参与向公众募集资金,但由于其在公司中所处层级尚未达到决策、某指挥的核心层,未必能够了解公司整个经营的意图及资金去向的情况,对蒋洪伟、某王民权等人利用邦家公司进行诈骗活动客观上虽有参与,但主观上非法占有的故意不明显,根据主客观相结合的原则,对其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符合刑法的规定。

因此,检察机关抗诉提出原审被告人王民权构成集资诈骗罪的理由成立;提出原审被告人张思构成集资诈骗罪的理由不充分。

2、某关于本案是否属于单位犯罪的问题。本案虽然存在绿色世纪公司、某邦家公司、某兆晋公司等单位名义进行非法募集资金活动,但这些公司的正常业务为保健品销售及商品租赁,与蒋洪伟等人利用高息回报进行非法集资的行为毫无关系,蒋洪伟开设上述公司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其集资诈骗的犯罪行为,上述公司实际上是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同时,王民权伙同蒋洪伟以发展会员、某合作建店、某投资借款等名义吸收的巨额诈骗款项,均直接流入蒋洪伟及其妻子赵静的个人账户,并由蒋洪伟肆意分配,没有资金进入上述公司的账户,亦没有投入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2014)会鉴字第23号审计报告证实,涉案公司于2008年至2012年期间,正常业务约为人民币4.84亿元,与99亿多元非法吸收的资金相比,明显不成比例。因此,绿色世纪公司、某邦家公司、某兆晋公司为犯罪而成立或成立后以犯罪为主要活动,应视为个人犯罪。

3、某关于原审被告人王民权是否从犯的问题。蒋洪伟、某张某甲、某张皓等人指证王民权是邦家公司集团市场部总监,负责制定吸收投资款模式,主管全国各分公司、某子公司模式管理与推广;王民权作为蒋洪伟的共犯,积极协助蒋洪伟实施犯罪行为,对该模式以新偿旧、某无法盈利的本质主观上知情,客观上积极参与,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一审判决认定王民权是从犯不当。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王民权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与蒋洪伟等人共同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原审被告人张某甲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王民权参与策划、某制定公司在全国开展集资诈骗的经营方法,以发展会员、某合作建店、某投资借款等名义,面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张某甲在蒋洪伟、某王民权等人的集资诈骗犯罪中受指使参与了非法募集资金环节,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某减轻处罚;张某甲犯罪后,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予从轻、某减轻处罚;其还退出部分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检察机关抗诉所提意见,除认为张某甲构成集资诈骗罪理由不充分外,其余意见成立,应予采纳。王民权及其辩护人所提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张某甲及其辩护人的意见成立,应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的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某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某第一百七十六条、某第二十六条第一、某四款、某第二十七条、某第六十四条、某第六十七条、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某第二条第(十一)项、某第三条第二款、某第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抗诉机关对原审被告人张某甲的抗诉,维持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第54号刑事判决第二项对原审被告人张某甲的定罪量刑和第三、四项。

二、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第54号第一项对原审被告人王民权的定罪量刑。

三、原审被告人王民权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刑期从判决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95日起至202794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次日起三十日内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QQ客服热线